精彩言情小說 人王劍尊 愛下-第六十八章 魔人身份熱推

Home / 玄幻小說 / 精彩言情小說 人王劍尊 愛下-第六十八章 魔人身份熱推

人王劍尊
小說推薦人王劍尊人王剑尊
就在虞宸杀得人仰马翻,以一人之力震慑住数十位武者之时。
“是他!是他!就是他!”
王祈的队伍中,祁连璧指着虞宸连声说道,目光中布满阴狠毒辣,又有一抹深不可察的畏惧。
祁连桀问道:“确定?”
“一定是他,那诡异的身法、剑法和拳法,都与那人一模一样!而且那把折断的剑,是我的!我怎么可能认错?”祁连璧斩钉截铁道,恨得牙齿都在打颤。
“不错!”
这时,王祈也走过来开口说道“绝对是他,方才那拳法武技我绝不会认错,当日,他就是靠这拳法武技从我手下逃脱!”
他看了眼祁连璧,心底有些恼怒,此次龙血芝的消息王城本没有多少人知道,他匆匆带人赶来,千叮万嘱不可将消息泄露。
却不想,祁连璧违背了跟他的约定,将消息传回王城,不但将他哥祁连桀给招来,还惹来了另外两个天骄,正是那抱刀男子和那俊逸青年。
眼下虽在一个队伍,但若真的得到龙血芝,恐怕得分一大半出去!
新婚厌妻 苏苏
孰能不怒!
“哥,你一定要杀了他,帮我报仇!”
祁连璧声音低沉,恨不得食其肉,寝其皮,恨得牙痒痒。
祁连桀面色露出一丝狰狞道:“放心,大哥一定让他生不如死!”
试炼爱情的城堡(禾林漫画)
另一边,风家族人里一个武脉境九重陡然像见到了鬼一样,吓得腿软瘫坐,嘴里不停地哆嗦着。
“魔人!魔人!”
风藤目光矍铄,大步流星而至,抓住其衣领,将其从地上提了起来,“风凌,你说什么?”
“大长老,这家伙就是杀了烈哥他们的魔人,他会噬血魔功!将人都吸成人干!连灵魂也吞噬!惨无人道!太恐怖了!”
风凌神情布满惶恐惧怕,浑身就像从水里捞起来一般湿透,四肢酸软,实在是虞宸给他留下的印象太过让人惊悚,如同阴霾!
“你确定?”风藤目光暴烈道,暴怒的气息冲击在风凌身上,令其清醒了一些。
“我……我确定,当日那贼子使的拳法剑法与此人如出一辙,不过有些奇怪的是那贼子当时才武脉境四重,此人却拥有武脉境九重修为……”风凌哆哆嗦嗦道。
风藤将他松开,风凌顿然跌倒在地,浑身发颤,那种恐惧已经深入骨骸,无法驱散!
风藤没有管他,布满杀意的目光远远盯向虞宸,怒气冲天,胡须抖动,双拳捏的咔咔响。
“这不奇怪,恰恰证明了此人就是血煞魔门的余孽,只有修炼了噬血魔功之人才会在如此短暂的时间连续晋级!”
风藤老脸狰狞道,脸上的褶皱像刀刻一般。
两拨人马几乎同时往虞宸这边涌过来,一左一右将虞宸围在了中心,虞宸的正前方则是南宫家族的队伍。
那两个南宫家族的武丹境九重正在队伍前方怒目切齿地盯着虞宸,他们知晓与韩羽馨继续缠斗下去毫无意义,便停了下来,心中唯一所想,必须保住二公子的性命!
韩羽馨来到虞宸身边,柳眉微蹙道:“有些不对劲!”
“无妨!待会儿如果打起来,你不用管我,跟我撇清关系。”虞宸低声说道,他心中有种莫名的危机感,想到了一种可能。
韩羽馨抿了抿嘴,眼神坚定,显然没有听进去。
“诸位这是做什么?要为南宫文求情吗?”虞宸朗声道。
“呵,他就是个废物,你要杀他,随意!”一道冷笑声传出。
虞宸朝右边看去,只见站在最前方的是一位肩宽体阔,身材高大修长的青年,身着战甲,手持一杆凤翅鎏金镗,眉目若狮虎,杀伐的气息扑面而至。
“你是何人?”
“祁连桀!”
虞宸瞳光微微一缩,不动声色道:“不认识!”
“臭小子,别以为装傻充楞便可以逃掉,你废了我弟弟,我也会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儿。”祁连璧寒声道。
“不错,当日被你逃掉,今日你插翅难飞!”王祈迈步而出,一脸怒容。
“贼子!是你杀了我孙儿风烈?”风藤目露凶光地质问道。
“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?”虞宸随口道。
“老夫风藤,风虞城风家大长老,你杀害我孙儿,我风家与你不共戴天!”风藤须髯如戟,怒得胡须乱颤。
远处那站在原地的那抱刀男子和俊逸青年皆惊愣住,互相对视一眼。
“这小子是得罪了多少人?”
不仅他们看得惊奇,另外两拨人马亦是始料未及,对虞宸不禁好奇心大起。
面对三面围敌,虞宸心沉入了谷底,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,本以为戴了面具,便可以高枕无忧,却还是被认出来,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。
虞宸没有丝毫慌乱,依旧风轻云淡道:“几位用不着这般污蔑人吧?我根本不认识你们!”
“怎么,有胆子做,没胆子承认?”
王祈冷冽地嘲讽道:“你不是很嚣张吗?还敢通过传讯玉简辱骂本少,怎么现在怂了?软了?变成缩头乌龟了?”
虞宸目光一凝,想激怒我?
风藤亦是含怒道:“你不用狡辩!我风家……”
“糟老头子,你给我闭嘴!”虞宸怒目瞪了过去。
“你!”风藤气得七窍生烟,发上指冠。
虞宸扫视一周,发现了那日逃走的风家武者,以及祁连璧,目光若有所思。
他突然咧嘴笑道:“我很好奇,你们凭什么认定是我干的?”
王祈冷傲道:“你带着面具确实很能唬人,可惜你施展的拳法、身法、剑法统统出卖了你。”
“不错!”风藤应和道。
原来如此!
虞宸了然,原来是通过我的出手发现的。
“是吗?修炼同样武技的人多了去了,你们凭什么说是我?”
虞宸冷笑道:“你说你弟弟被我废了,你敢叫你弟弟出来对峙吗?还有你这老头,你说我杀了你孙儿,有人证吗?让他出来对峙!”
祁连璧和风凌顿时浑身一僵,他们此刻都躲在人群里身后,尤其是见识到虞宸神勇无匹,杀人如麻,根本不敢冒头,偶尔对视上虞宸那布满杀意的目光,更是心中戚戚。
相比于风凌,祁连璧的情况要好一些,他对虞宸更加怨恨,又有大哥撑腰,咬了咬牙,压下心中的恐惧,从人群中走出。
瞬间被虞宸目光锁定,目光中的威胁之意不言而喻,这一刻,好似脱离保护,赤裸裸地暴露在危险之中一般,祁连璧脚步一僵,犹豫不决,片刻之后,最终怨恨战胜了恐惧。
硬着头皮来到祁连桀身旁,浑身都在发抖,但他依旧饱含恨意地指着虞宸道:“是你!是你废了我的修为,你死定了!”
祁连桀双目眯起危险的弧光:“你还有何话说?”
“无话可说,是我干的!”虞宸摊了摊手承认道,他也没想到,祁连璧这家伙这么有种。
“好胆!”祁连桀怒喝一声,沉声道:“准备受死!”
“等等,他的命是老夫的!”风藤突然开口道。
祁连桀对视风藤,彼此互不退让,似有无形的火花迸发。
虞宸乐了,还争起来了,我还成香饽饽了?
“这样吧,不如你们打一场,谁赢了谁来杀我?”虞宸不由笑道。
正在这时王祈却开口说道:“既然大家都想他死,不如一起出手,至于谁能杀了他,各凭本事!”
虞宸眉宇一沉,这家伙尽出坏主意,有机会弄死他。
“可!”祁连桀点头同意。
“老夫没有意见,不过老夫要给各位提个醒,这小子身份不简单,乃是血煞魔门的余孽,修炼噬血魔功的魔人!”
“什么!”
“魔人!”
“这……”
人群顿时哗然,大惊失色,甚至有些骚乱起来,‘血煞魔门’、‘噬血魔功’,这些字眼就是恐惧和杀戮的代名词,骤然听闻眼前之人乃是魔门余孽,谁能不惊,谁能无惧!
然而惊惧过后,便是同仇敌忾,连同原本看热闹的散修武者尽皆怒目圆睁、恨意滔天,仿佛虞宸乃是杀父仇人一样。
一时间,草木皆兵,人人喊杀,虞宸成为众矢之的!
虞宸目光闪烁,其他都可以承认,唯独这个不能承认,否则天下皆敌,而且老子本来就跟血煞魔门一毛钱关系都没有,这个锅老子不背!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虞宸猖狂大笑,似要笑出眼泪来。
一时之间,众人不明所以。
“老匹夫,我不就是杀了你宝贝孙子吗?有必要乱泼脏水吗?说什么血煞魔门,简直滑天下之大稽!你是怕我太强,杀不死我吧?”
虞宸不屑冷笑道:“如果我是修炼了噬血魔功,我还会是武脉境?简直可笑!”
众人一想,还真是,纷纷惊疑不定。
风藤正想说话,虞宸继续讥讽道:“我看你这糟老头子,坏得很,想要借刀杀人,将诸位好汉玩弄于股掌之中!让他们为你送死!”
“当真是好算计!”虞宸冷笑道。
“你放屁!你……”
风藤气得胡子乱颤,胸膛起伏,怒气冲冲。
妃 小說
“你什么你!”
虞宸冷目斜视,声音霸道。
“要战便战!玩这些阴谋诡计,老子看不起你!”